相關新聞

大陸推進徵信制度建設 發揮市場自律機制作用 2014/02/28

人行2014年徵信工作會議日前在北京召開。人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,當前徵信工作面臨新的形勢......

know more...

女大學生命案:台中小型徵信社 私人偵探胡作非為 2014/02/22

輔大26歲陳姓女學生遭徵信社業者殺害,牽扯感情以及金錢糾紛。

know more...

庭長外遇提前退休 少拿700萬 2014/01/09

今年三月滿六十五歲的台南高分院前庭長李文福,被查出與小他十幾歲的女子進出飯店,他看到自己被跟監的照片後,於今年一月退休......

know more...

文章分享


吳若權:男人被甩不甘心
Support/FAQ

朋友在臉書留言分享:「我被海放了!」海放,這是他家的特殊用語,指的是「跟不上的時候,就放牛吃草!」最常發生在周末郊外踏青時,太太和女兒走得好快,平常缺乏運動而體力不支的他,就這麼被「海放」了!
他說,那一刻的心情,真是百感交集。牽掛中帶著重獲自由的喜悅,卻也會因為落單而感到孤寂。此外,還很複雜地有一點點不甘心的,就像談戀愛被拋棄時的無地自容。直到等到母女玩的很盡興了,打手機問:「你在哪裡?快來接我們回家吧!」他的男性自尊才又撿回來一些。

早想離開仍覺恥辱

短短的經驗分享,道盡感情的滄桑。相愛的時候,能夠被利用,才是有價值的;願意相互利用,更是幸福了!不愛的時候,被甩的那一方,總覺得面子上掛不住。即使自己也常常覺得彼此不適合,時時浮現分手的念頭。當對方真的主動提出分手,慶幸可以全身而退的同時,難免帶著淡淡地恥辱,為自己感到不值。
矛盾的是,若要男人主動提出分手,可能又辦不到,因為他不想背負「變心」的罪名,寧願耗在那裡,也不願採取行動。
愛情,一如學習,都是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遇到瓶頸,不能突破時,若要快刀斬亂麻,沒決心、沒魄力;若要好好經營下去,又沒耐性、不努力。投鼠忌器的結果,通常就會被對方拋棄。可是,等到女友主動提出分手,他又會覺得很沒面子。
男人的自尊,總是為難了女人。被甩,不甘心;甩人,沒勇氣。逼得女人不得不採取主動了結,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男人還是不懂:女人為什麼下得了決心分手。其實,在感情世界裡,會置之死地而後生的,多半還是女人啊。

陳雪:激情交叉點

每個星期五晚上,愛達會先去泡澡,在屋裡角落點上香氛蠟燭,播放情調音樂,換上性感衣物,細心在頸後胸前手腕都擦上香水,在沙發上靜靜等待約會。這麼用心不是為了取悅她的男友亞歷,雖然亞歷總會為她營造的性感與浪漫而激動不已,愛達是為了她自己。

食欲性慾乾燥退化

她貌美,身材火辣,一直都很能享受性愛的愉悅與刺激,也將之視為保持青春活力與生活樂趣的最佳方式,但,過了 30歲,她發現一切慾望都隨著時間消退了,改變的不只是性慾,包括食慾,失去各種感官享受的慾望,天啊,她甚至不逛街不打扮也不愛出門,看起來就像一株乾燥花。
想起過去那段時間就不寒而慄,起初她以為自己口味變清淡了,以往最愛的巧克力跟蛋糕不再碰了,開始穿寬大衣物,平底鞋,剪了個輕湯掛麵頭,與男友相處就像室友,即使躺在同一張床上她也不感覺他是個男人。生活裡所有一切都在乾燥褪色中,最後她甚至主動跟男友提出分手。那之後她過了近一年半封閉的生活,她去了一趟印度,以為會找到生命的答案,卻在回機場遇到亞歷,她明明穿著像個流浪者,亞歷卻對她一見鍾情,對她窮追不捨。愛達永遠忘不了亞歷第一次吻她,像有人以膏油澆灌她乾枯的生命,突然喚醒她身體所有的感覺,那之後,她與亞歷密集而頻繁的約會,愛達去學了非洲鼓,也去練瑜珈學糕點,他們狂熱地做愛,一起去運動吃飯,愛達珍視自己所有身體的感受也努力挖掘更深的意義。這晚,她等待著亞歷,渾身興起了奇異的激動與感動,她的五感都在戀愛,她熱愛著的是這個新的自己。

馮光遠:插翅難飛的緣分

思強跟映帆早在中學時就認識,思強妹妹思敏是映帆的死黨,映帆每次去思敏家玩,看到酷酷不理人的思強,總會偷瞄幾眼。

思強跟妹妹上大學都住家裡,倒是映帆因為考上中部學校,跟思敏見面的機會少了,不過每次回台北,都會帶些好吃的給思敏,思強當然也沾光,不過他頂多說聲「謝了」,然後就回房當宅男。
思敏看得出好友對老哥有意思,但是兩人都害羞,她也無能為力。曖昧的狀態就這麼進行,後來大家大學畢業,思強搬出去跟朋友合租公寓,思敏住家裡,映帆留在學校當助教,不過隔段時間總會北上跟思敏見面,帶好吃的給她。

鴨翅膀掉包變鴨胸

有天思強回家,看到冰箱裡有鴨翅膀,知道映帆來過了,就問了老妹一些映帆的近況,思敏第一次聽老哥主動問映帆的事,心中竊喜但是不動聲色,跟老哥聊了一下然後說,「你要吃鴨翅膀,下個星期她要回來幫她爸報稅,叫她幫你帶一包就是了。」
下一個周末,思強在家裡等映帆,她如約到達,「這一包鴨翅膀我先幫你擺冰箱。」映帆從袋子裡拿出一包東西塞進冰箱,思強幫她泡了杯咖啡,認識近10年的兩人在餐桌上,好像都聽得到對方的心跳。那天映帆告辭後,思強怔怔地望著樓下走出公寓的映帆,一直目送她到巷子轉角,「唉,應該請她吃晚飯的。」他心想。心裡一絲懊悔,思強打開冰箱,拿出那包裝在塑膠袋裡的鴨翅膀,想不到打開一看,哪裡是什麼鴨翅膀,根本是映帆準備換洗的一包胸罩跟內衣褲。
過一會,映帆收到一則簡訊,「請速回,鴨翅膀被掉包成鴨胸,還有,可以一起吃個晚餐嗎?」

羅山:生命中難以承受的小三

如果你被喜歡的人拒絕過,就會知道兩個人要在一起有多難,你們倆必須要先認識、彼此看對眼、兩人都是單身、試著約會看看、最後才進入關係,以上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,都得花上你許多時間搞曖昧、等待、在腦中思來想去、失落、興奮、然後達成目標或鎩羽而歸。
如果,你曾因為任何一種原因分手過,也會知道要經營一段長久的感情有多難,因為你們中途會發現彼此興趣有落差、價值觀不相同、對對方期待的懸殊、年齡學經歷都可能成為挑戰、最後再接受雙方親友的評估……
好不容易進入婚姻,婚前早就耳聞的種種現實,全都一一實現,奇蹟果然不是屬於自己的,兩個人對家務分配的不平衡、雙方家庭注入的千頭萬緒、小孩出生後的時間分配、財務問題、因忙碌而無法即時消化的負面情緒、心底深處渴望的被愛得不到滿足……越來越懷念單身生活的自在。

到底為什麼關係到了一個時間點總會出差錯?我們以前不是很相愛嗎?我們明明很契合的,我們不是堅信自己不是那2.5對中離婚的那一對,而選擇在託付終身時許下重重的承諾,不是嗎?
說來說去,恐怕是我們錯估形式了。我們兩人中間一直有個「小三」。若不是小三,我們可能會長長久久、白頭到老,生活不會充滿暴風雨,而是像溫柔的棉花糖般愜意。

天底下似乎沒有人能擺脫小三的糾纏。小三與生俱來,不分男女老少皆受他們掌控,而且小三能力不僅影響每個人的愛情、家庭,還擴及你的工作、動搖你對自己選擇的信心。

小三就是那30%的「差距」。
在我們明智的選擇下,總是能挑到一位70%契合的伴侶,另外的30%再慢慢磨合,然而我們卻常常受不了那30%的不同而選擇放棄、忘記另外70%的美好,然後孜孜不倦投入另一段70/30的循環裡。其實不只是感情,我們的工作與生活好像也離不開這個公式,持續地在期待與失落中來回擺盪。

下一次我們或許可以試試看,改變一下習慣的先後順序:在進入一段關係前不要低估差距的威力,花點時間觀察彼此在各方面合不合得來,然後在慎重進入關係之 後,好好呵護那70%的可貴,別讓小三的破壞力無限上綱,這樣一來,我們或許才能終結流浪的生活……我說的是心的流浪。

張曼娟:不柔弱的女人最強

新書出版後,我收到一位讀者的來信,她提到我在書中的一篇文章〈一棵樹也要堅強〉:「一棵樹也能對無情的大自然展現它的意志力;一棵樹也得要堅強。

我並不是瞧不起軟弱的人,我只是想跟狂風暴雨中的果樹學習。不要輕易放棄自己。」這位讀者寫道:「一個堅強的女人並不會過得比較好,相反地,因為看起來堅強,反而在緊要關頭被放棄了。就像我的男友,只因為我比較堅強,可以承受痛苦,而重回前女友身邊。他說,前女友是個柔弱的女人,需要保護,無法失去他。就像妳說的,我不會輕易放棄自己,卻被人家放棄了。」我反覆讀著信,心裡酸酸地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

不是悲慘才愛得深

也許,一直以來,我都是錯的。自以為在愛情中應該還能保持著一種優雅的距離;應該還能擁有獨立的人格,不該像菟絲花那樣纏著男人,不應該用失序的無助、軟弱,糾纏著已經離去的情人。聽過太多故事,比較理性節制的女人,在愛情競爭中敗下陣來,往往只是因為男人覺得她的愛不夠強大。因為她還沒完全給出自己,還保有自己的靈魂,並沒有因為愛情的陷落而沉淪。
但我心裡那麼清楚的明白,一場愛戀是否強大,並不是由分手之後的悲慘狀況來決定的。而是相愛之中的付出、期待、給予,是兩個靈魂相遇激撞後,抵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境地。是一邊相愛著,一邊慶幸著,一邊永不饜足的愛下去。可惜,許多人並不是這樣衡量愛情的,他們必定要等到失去愛情後,才明白它的重要性,於是,欲死欲生,魂銷骨蝕,把自己弄得枯槁憔悴,反而勝出,因為失戀的痛苦有目共睹,像是一種見證。這是很弔詭的,卻成為巨大的迷思,恐怕只有真正堅強的人才能看得清。

陶晶瑩:聽說愛情回來過

《聽說愛情回來過》這首歌,自從被楊宗緯唱紅了後,又變成戀愛中的男女人人傳唱的經典,這首由李偲菘詞曲創作的流行歌曲,寫的是對舊愛的放不下卻又不便打探的為難,它以「在朋友那兒聽說,痴心的你曾找過我」開場,彷彿石子丟進湖面,美麗的哀愁自心中漾起,而副歌的「有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,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」,更是抑鬱難平,讓人鼻酸。這麼美的情境,也許只在歌裡。

朋友說,一個周日中午,鄰居的男孩來按門鈴,說是他停放在朋友門口的機車已經二度被破壞,想問問朋友家的監視器是否拍到下手的人。朋友見男孩可憐,便放他和他女友進家門來,一起看錄影帶。
沒多久,就看到午夜暗巷中,有一名男子尾隨他們,確定他們返家後,便開始動手破壞。

用恨面對被甩淒涼

朋友的太太這時開口:「一定是熟人,你看,還在你們家門口看你們會不會出來,然後才動手。」現場空氣一片寂靜。男孩終於鼓足勇氣向女孩問:「是妳的前男友厚?」女孩當著這麼多陌生人的面,尷尬地搖手否認。朋友為了幫忙,調了另一個角度的畫面,更清楚地拍到歹徒的正面,朋友的太太又火上加油:「看不清臉,但身形一看就可以辨認是朋友中的什麼人吧?」女孩聞言愣了一會兒,只好摸摸鼻子承認:「對啦!是XXX啦。」男孩氣得跳起來:「看吧!就說是妳前男友!」兩人只差沒在朋友家吵起來。
後來,朋友看到那部滿目瘡痍的機車的坐墊被割爛、油孔和鑰匙孔被三秒膠塗滿,慘不忍睹。他們決定告那前男友,看來,不甘心不放手要付出的代價真是不小。
誰能分手得如歌唱的那樣美?只怕大多數的人,還是只能用恨來面對自己被淘汰的淒涼吧。
聽說愛情回來過,只是以復仇者的姿態向你招手。